新开放 新红利(下)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07-10 12:36

新开放 新红利(下)

2018-07-10 10:19来源:中国经济报告服务业/改革/欧盟

原标题:新开放 新红利(下)

——专访世界贸易组织前总干事帕斯卡尔·拉米

【中国在制造业、服务业和政府采购领域的进一步开放,以及对补贴、投资对等原则的改革,有利于中国优化贸易格局和完善制度规范】

□中国经济报告 吴思

下一步开放领域

中国经济报告:你认为中国在哪些领域需要进一步开放?

帕斯卡尔·拉米:中国经济在以下五个领域可以进一步开放。

第一,制造业。中国贸易加权关税跟发达国家相比较低,但跟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还是比较高的。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所以要向其他发展中国家看齐。当然,对于中国国情的界定也是一个争议非常大的问题。中国按规则开放市场,关税不是唯一障碍,大部分问题是非关税措施。在这个方面,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才能确保中国制造企业和外国制造企业开展公平竞争。

第二,服务业。中国已经开放了一些行业,但比如说服务业中现在越来越重要的数字化行业,目前的开放程度还没有达到比较高的水平。

第三,政府采购还有空间。中国目前只放开了10%的政府采购市场。考虑到中国的体量,如果能够在这个领域提高开放水平,将能较大程度提高贸易开放度。

第四,国有企业、补贴、贸易壁垒问题。中国下一步的开放,必须要解决这些问题,不仅是关税和非关税壁垒,还有其他扭曲竞争的地方,比如补贴,特别是对国有企业的补贴。我们知道有的补贴是出于正当理由,但还是需要进一步完善。

第五,投资对等或互惠。在贸易方面,完全对等不是一个正确的原则,WTO也有相关规定,要认识到各个经济体的发展水平不同。但我认为这条规定并不适用于投资。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,投资都应该按照对等原则来执行,这也是美国、欧盟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中试图达成的目标,尽管谈判还没有最终完成。这也是中国跟美国的BIT谈判或者跟欧盟的谈判都处于停滞状态的原因。当然,我并不是说导致谈判停滞的责任都在中方,但我们要认识到投资领域的对等原则是非常重要的。

中国经济报告:你刚才谈到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,但和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又还有一些差别。能否对此具体解释一下?

帕斯卡尔·拉米:WTO的规定是这样的:相关成员决定自己到底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。所以关于发展中国家的问题,事实上没有客观的标准和分类,由各成员自己来决定,这听上去有点怪,但现实中就是如此。

比如韩国,在工业上是一个发达国家,但在农业上又是一个发展中国家。有一次法国总统私下跟我说,希望法国跟韩国一样获得这样的地位,从而可以在农业方面获得更多利益。

对于中国而言,考虑到中国在全球贸易体系中的份额,非要说中国还是和印度、塞内加尔、博茨瓦纳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一样是不合适的。当然,如果按照美国的说法,认为中国和美国一样也是不公平的。我觉得中国在某些领域还不是发达国家,不应适用完全对等原则,但也正如我刚才所说的,在投资领域应该按照对等原则来执行。

改革让中国和世界受益

中国经济报告:中国在过去高速增长阶段,随之产生了产能过剩、资产泡沫、债务积压、不平等等问题。现在中国开始从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增长,你对此有何建议?

帕斯卡尔·拉米:中国在过去高速增长过程中,确实存在不平等、环境污染、债务等问题,这些都不是短期内能够解决的。我认为中国尤其需要关注政府部门(包括地方政府)和企业部门的高负债率,虽然风险不会马上暴露,但会影响金融体系的稳定性。

当然,解决这些问题正是中国推动经济增长模式转型的目的,新时代背后的理论也是如此。毫无疑问,增长率已经不那么重要了,重要的是增长规模的绝对值。我们需要更多高质量、环境友好、具有包容性的增长。这是正确的转型方向,同时也需要决策层的智慧和能力。中国改革成功的话,不仅中国会受益,其他国家也会受益。

中国经济报告:中国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根本目的,是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。你认为中国国有企业应该如何更好地参与国际竞争?

帕斯卡尔·拉米:中国首先需要做的是让补贴更加符合国际规则。WTO有相关规则,但执行力较弱,因为WTO争端解决机构必须证明补贴对其他成员利益造成了损害,这是相当复杂的。如果你看欧盟,他们的补贴规则非常严格,并且专门有一个系统对补贴进行监测,特别是对存在争议的补贴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